购买理财蹊跷亏损1.6亿元后,苏州一董事长拟“自掏腰包”弥补损失

十大正规竞彩平台
十大彩票游戏平台
栏目导航
购买理财蹊跷亏损1.6亿元后,苏州一董事长拟“自掏腰包”弥补损失
浏览:72 发布日期:2021-02-23

曾三度转让公司控股权。

1月13日,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来股份”)公告称,董事长、总经理林建伟承诺,在私募基金事项取得诉讼判决生效之日或取得仲裁裁决之日(两者以先到之日为准)起满两年之日,如未能追讨回投资本金损失的差额部分,其愿意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即承担尚未追回部分的投资本金损失。

三天前,中来股份承认,由于购买委托理财(认购私募基金)大幅亏损,预计将导致公司2020年净利润下滑超过五成。2020前三季度该公司尚盈利2.63亿元,归母净利同比增长超15%,2019年净利润则增长93.41%。

主营光伏组件的中来股份,于2014年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为林建伟。2014年上市后,中来股份营收增长较快,从2014年的4.76亿增长至2019年末的34.8亿元。

1月11日早间,针对重仓问题股、且触及平仓线不止损等情况,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中来股份说明基金管理人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与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正帆”)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是否与相关基金管理人存在资金往来等。

随后,中来股份称,已委托律师采取相应法律手段,拟追究基金管理人及差额补足义务人李萍萍、李祥等多个主体的法律责任。

监管部门发现,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来股份认购三支基金产品日资产净值就已触及预警线或止损线,但该公司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赎回全部款项,且未披露相关进展。公开资料显示,泓盛资产与前海正帆住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 栋201室。此外,中来股份认购四支基金产品除持仓重合度较高外,四支基金投资的股票在几乎同一时间出现持续性大跌。

或受上述事件影响,连日来,中来股份股价波动异常。在2021年1月8日、1月11日、1月12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幅累计超30%后,1月13日,该公司收盘涨8.52%。

神秘基金管理人

1月11日,中来股份发布《关于公司使用闲置自有资金委托理财的进展公告》(以下简称《进展公告》)表示,公司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使用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分别向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认购3000万元泓盛腾龙1号私募基金和5000万元泓盛腾龙4号私募基金,向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正帆”)泓盛资产认购6000万元方际正帆1号私募基金和6000万元正帆顺风2号私募基金,投资金额总计2亿元。

中来股份还称,在2021年1月4日晚间,获取了最新一期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基金资产净值报告,显示上述私募基金净值出现巨额亏损。据公告披露净值表,上述基金产品于2020年12月当月亏损1.579亿元,较此前一月亏损幅度为97.18%。

对于基金大幅亏损的原因,中来股份解释为:“基金投资的股票市值出现大幅度下降”。公告显示,在整个投资运作期间,腾龙1号基金重仓济民制药;腾龙4号基金重仓济民制药,持有博济医药、奇信股份和荣科科技;正帆1号基金重仓济民制药,持有博济医药、奇信股份和荣科科技;正帆2号基金先后重仓济民制药、博济医药,持有荣科科技。

中来股份认购的四支基金产品重叠式重仓济民制药、奇信股份、博济医药、荣科科技四只股票。根据公开资料,自2020年12月16日起至12月29日,济民制药连续十个跌停后,日前该股股价仍在下跌。此外,中来股份重仓的博济医药、荣科科技、奇信股份同样在2020年12月16日左右,出现持续大跌。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投资亏损,中来股份曾在公告中表示,2020年1月7日,自然人李萍萍、李祥已向公司出具《承诺函》,对泓盛腾龙1号私募基金等三支基金产品的本金及年化10%的投资收益提供差额补足担保。

据经济观察网此前报道,自然人李萍萍持股84%的深圳市中科杰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杰锐公司”)与本次中来股份所购私募产品的管理人泓盛资产、正帆投资注册地址也相同,疑似存在关联。对此,时间财经多次尝试联系上述两家基金管理公司及中科杰锐公司,截至发稿,均未获回复。

天眼查显示,李萍萍除为中科杰锐公司股东外,还担任深圳金证智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金证智通公司”)法人,金证智通公司为新三板公司北京金证互通资本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金证互通”)子公司。

对此,北京金证互通一位工作人员向时间财经表示,“据我所知,你所说的这个李萍萍很早前就已离职,至于她是否在我们分公司担任职务以及其个人动向,我不是很清楚。目前,我们也联系不到她。”

多次转让控股权

在承诺补足上述私募基金投资本金损失差额前,林建伟在2020年曾多次筹划转让中来股份控股权。此外,由于林建伟大量股份遭质押,中来股份在公告中也表示,由于林建伟的股权及资产情况等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等原因,公司可能“存在损失剩余全部本金的风险。”

近年来,中来股份流动负债占比大幅抬高。截至2020年三季度,公司短期借款11.5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32亿元,均较2019年末出现大幅增加,造成2020年9月末,公司流动负债占总负债比率高达83.63%,比2019年末的62.44%增长超20%。

此外,2019年年末,中来股份长期应收款13.35亿元,比2017年年末的2.36亿元、2018年年末的3.99亿元大幅增加,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该值已增长至20.88亿元。

在此背景下,林建伟、张育政分别于2019年1月、9月、11月三次筹划股权转让协议,最终成功转让持有的3560万股中来股份,转让总价款达4.39亿元。2020年6月至8月,林建伟再度两次筹划转让公司控股权,均未果。

2020年10月,中来股份公告第三次股权转让计划——林建伟及张育政拟将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并向后者以定向增发的方式,使姜堰道得成为公司实控人。公告显示,林建伟、张育政为夫妻,二人控制的苏州普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普乐投资公司”)三者为中来股份一致行动人。

两个月后,中来股份披露《2020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募集说明书》(下称“《募集说明书》”)显示,此次定向股票的发行对象为姜堰道得。公告显示,本次发行前,姜堰道得通过协议转让方式曾支付货币资金4.88亿元,已取得中来股份4433.67万股股票,同时,林建伟将其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3.00%表决权委托给姜堰道得行使。

在此基础上,通过定向发行股票,姜堰道得拟认购2.33亿股。即本次发行后,姜堰道得控制中来股份的股份比例将由18.70%上升为 37.46%,中来股份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姜堰道得。如以此次定向发售股票募集的19.12亿元和前期转让股份获得的4.88亿元测算,林建伟与其一致行动通过转让控股权将至少拿到2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0年12月下旬,林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中来股份遭质押比例合计近80%。公司公告还显示,林建伟部分股份此前遭司法冻结。

2020年12月3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林建伟股票回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因与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证资产公司”)股票回购合同纠纷,在长证资产公司依约向林建伟支付融资本金后,林建伟未按期足额购回,因此构成违约。随后,长证资产公司诉请对林建伟质押给长证资产公司的2009172股中来股份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由于彼时林建伟在相关案项下已无质押股票,法院判定林建伟支付长证资产公司违约金645.70万元外,另判定将苏州普乐公司质押在长证资产公司的2009172股中来股份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赔偿给长证资产公司。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致电、致函中来股份,该公司证券事务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请以披露公告为准。”(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